发现女性网

在鲍姓高管这,恶劣事件背后

  • 日期:2020-06-02 21:31:03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219

在鲍姓高管这,恶劣事件背后(图1)

N号件想必大家已经不陌生,在网络背后上万人的窥探狂欢。网络带来各类便利的同时,犯罪也异常便利。而大规模人群的聚众或者恶行,不也提示看似科技文明带来了经济发展的同时,那些被压抑人性的极度扭曲也在暗处壮大。

似乎借用一个电子设备,只是上传或者只是观看,就可以参与这场犯罪的性狂欢中。发展到上万人都成为其中的会员时,科技带来便捷的同时,犯罪的便捷也被提上了日程。

由于人群庞大,似乎又成为了一个非常严峻的困难。在这事件中,从伦常的角度来说,性犯罪参与者人数众多,也提示了丧失起码道德能力的人群并不在少数。

似乎参与者在随着网络的虚拟化,使自身的人性也虚设化。网络在此成了放大镜,放大了一个人的人性。让的人更;让敬畏自然的人更加谨慎。

另一个鲍姓高管圈养少女的事件也在这个关口被爆料出来,“N号房”发生在韩国,而高管事件就在我们国家。事件与人有关,与国界无关。恶劣事件背后,充斥着扭曲的人性。换言之,这个事件冲击的其实是做人的底线。

鲍姓高管和未成年少女的关系中,让一个是自己养女,“女儿”的未成年少女扮演他的妈妈,称呼他为宝宝。

看起来这是一个极端个例,实际当男女在平常的亲密关系中,让伴侣叫自己“爸爸、妈妈”或是其他称呼时,其性质相同,程度稍有不同。比如说近年来可以称之为笑谈或是暧昧调情称呼的“叫爸爸”与其性质相同,只是在程度稍有差异。

在鲍姓高管这,恶劣事件背后(图2)

每个人在开始建立自己的身份时,需要借助外界他人的反应、互动、镜映来作为素材。涉及性关系的身份认同,与我们跟父亲和母亲的原初关系关联在一起。

从精神分析的发展轨迹来说,每个人多少都有恋母恋父的成分,只是程度上的不同。这个程度从我的理解大致分为:

1.原始恋父恋母

原始恋父恋母涉及的是一种婴儿未加以区分的兴奋投注在父亲或是母亲身上带来的满足,亲近、无边界、无所不能。由于未加以区分,婴儿的身体感知觉也是未分化的,性和亲近、亲密、开心是一回事的状态。

分化是在婴儿之后慢慢开始有了对外界的区分和认识后,才建立起来的。也就是说,原始恋父恋母在成年人身上固着的极端表现为:与父亲或是母亲发生乱伦关系。

2. 倒错恋父恋母

倒错恋父恋母是一种待分化又未完全完成分化的状态,保留了原始的冲动,但是冲动并未从原初的重要他人,父亲母亲那里转向另一个他人。

他们会把痛苦和爱还有兴奋关联在一起,有时候三者在他们看来是同一种东西。在亲密关系和性关系中会存有不同程度的混乱。这种不能区分内在感觉的状态直接影响了他们的情感关系。

越是原始,表现出来的状态也越是倾向未分化的反应。恋物、窥阴癖、露阴癖、冰恋、非同辈的角色扮演… (感兴趣的小伙伴可自行查阅相关资料有哪些种类)

3. 分化后恋父恋母

分化后的恋父恋母会有一个明晰的自己的定位、父亲的定位、母亲的定位。

这三者在当事人心中并不会模糊,也许在自己的亲密关系中会在无意识层面根据自己欣赏的父亲或是母亲的特质去寻找另一半,但是在亲密关系中相对比较稳定,不会突破常规另辟蹊径。

在鲍姓高管这,为什么需要一个是自己养女的未成年少年去扮演自己的“妈妈”又是为什么他对一个未成年少女下手?而不是一个成年女性呢?为什么一个人在社会中获得了不错的身份,依然会有些异于常人的癖好?

或许我们可以看到他的能力,同时也提醒我们能力不等同于这个人的人格健全。性是一个非常私密的满足,而在越是私密的地方,在看不到的幽暗之处,由于没有目光没有他人,似乎这种为所欲为的欲望也越发膨胀肆无忌惮。

在鲍姓高管这,恶劣事件背后(图3)

不禁让人想到:他跟妈之间发生了什么,让他在另外一段关系之中去找另外一个未成年女孩来扮演自己的妈妈,并且和她发生性关系?

和想象中的“妈妈”发生性关系,让人想到乱伦。他的性幻想是一个宝宝对母亲的,而非他作为成年男性对另一个女性有幻想和性行为。

他只能跟他想象中的“妈妈”发生性关系,明显他的在恋母上,处于未分化的恋母的状态中。那么这就解释了他的行为,他很难在自己的伦理序位上!这个没有在伦理序位上的人,做出来的行径也是令人匪夷所思,便不能从人的角度来理解。

对未成年女孩下手的另一驱动力,大概在于未成年少女的纯洁。那种未经世事的纯洁对于内心幽暗的人来说,具有足够的吸引力。

在鲍姓高管和少女的对话中也可以得知,未成年少女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完美的。而越是渴望完美的纯洁,便容易走极端形成两极对立,体现为高管认为自己的极度肮脏,和少女的极度纯洁。

这是分裂化的思维模式,全好和全坏没有中间地带。所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是一个披着人皮的要去侵犯少女,却是为了像一个纯洁的宝宝一样去跟妈妈互动。从到纯洁的宝宝,从至暗到至纯,而没有作为一个成年男人的自我约束能力和遵守禁忌的能力。

他虽然已经成年,甚至有所成就,却继续在运用“妈妈”这个重要的早年客体作为关键核心,去借由违反禁忌的私密性行为,构建一个内在世界。

无疑他的“妈妈”充斥着他的整个内在世界,以至于他违反法律、突破常规、突破道德、奋不顾身都要去不择手段地满足关于“妈妈”的想象。这个事件本身的逾越性,反应的恰是他与母亲关系的本质,至于他和自己的生身母亲之间发生了什么,便不得而知了。

再回到N号件这,一场2万4千人另辟蹊径毫无规则感和敬畏心的犯罪,提示的是鲍姓高管这类人,并非少数群体。现在是窥淫居多,什么时候变成实施更恶劣的犯罪?

而2万4千人身边,往少了算,每个人起码4个亲密好友。这4个亲密好友只会是这2万4千人类似的人,不同的人,没法儿变得真正亲密;而这里的相同是他们在无意识层面的相似性。

24000*4=96000,这96000人大概受到的影响按照减半来算,也就是没那么强的窥,拥有1/2窥的96000起码有4个亲密好友,保守估计那么这个事件便成为了96000*4=384000的物理干涉圈子。

这只是已知可计算的保守数字,那么不可知的不保守估计,又是多少人呢?

这种计算也让我想到当下仍然在全球上演的肺炎人群统计,这种弥散性的状态,384000人按照肺炎散布的速度来算当然不可能。

因为肺炎好歹被全球提上日程进行处理,而这类事件如何追溯、跟踪、处理、解决?明显没有提上日程!网络弥散的速度极快,而这类事件会发生,提示的是人已经从人的位置滑落至。那,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